博客网 >

关于理想的扯淡作文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很多人都知道,我和老蔡是挚友,熟到什么份儿上呢?把丫烧成灰儿,我都能认出来。
为什么会这么熟呢?因为我们俩经常坐在一起胡扯,越扯就越熟。
当然,如果扯一些Fashion啊、Soccer啊、Music啊、Sneaker啊、Movie啊、Magazine啊等Art类的淡,还要说与Hansel、老赵、小明、Yoyo、丫卫鑫、晶晶等一干人等聊得痛快,共同关注,共同语言。
和老蔡聊天,一般我们就不扯这些,饶得觉得丫不了解吧,你还说不过他。
所以,跟丫需要聊些近期目标远期理想之类的大事儿!

大约6年前吧,有一次,从麦当劳出来,丫问我:“你说什么时候才叫咱俩事业有成了?”
我说:“你说呢?”
他说:“就是有朝一日,咱俩还从麦当来出来,想,靠,咱们俩人这顿中午饭居然才花了六十多块钱?太TM便宜了!——就应该是算事业有成了。”

大约3年前吧,丫对我说:“我改目标了!什么叫做我成功了呢?有一天,我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上路,啪——压一水坑,吱——我停下车看,靠——溅上俩泥点儿,喂——我打一电话,给我的司机:内个谁啊,就是你,把我另一辆宝马开过来!新车开来,我上车开着刚要走,管家问我溅了泥点的那辆宝马怎么办,我很平淡,说——扔了吧,不要了。”

我说你这个太烧包太欠揍太暴发户太没有文化含量了,他说那你丫说一个我听听,我说你听好喽:

“有一天,你忽然想找我吃饭,开着你那没溅泥点儿的宝马来了。到了一个大宅子,门口停车,一人没有,一个探头——吱吱吱——把你和你的车从上到下一通扫描。而后大门开开,你开车进来,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,其中有一条宽阔的甬路。草地上远远的有几只狗在追跑,可能是雪橇、可能是金毛、可能是柴狗,这无所谓。绿草间零星几点小花,可能是白的、可能是紫的、可能是黄的,这也无所谓。远远望着,草地那头有个大房子,你就沿着甬路往那开。哗——开!哗——开了大约十分钟,到房子那儿了。你停车下来,推开门——这门可以是黑色的,可以是棕色的,可以是白色的,但一定要是木质的——你往里走,一条大通道,笔杆条直的那种,见棱见角的那种,夸夸夸——你走!光线有点暗,但感觉稍微有些刺眼,明度不高但对比度稍高的那种感觉。夸夸夸——走了大约十分钟,面前一个大门儿。板儿平板儿平的门儿,连个把手都没有。你推开,往里走,又一条大通道,还是笔杆条直、见棱见角的那种,夸夸夸——走!夸夸夸——又走了大约十分钟,又看见一个大门,还是板儿平板儿平的,还是连个把手都没有。你再推门——面前一张大长桌子,不宽,但纵深30米左右,桌面黑色的,三面没有椅子,就最远端有一把——我在那坐着呢。左手拿棵烟,不管是什么牌子,一定是黑杆儿的。右手晃悠着一个杯子,细长,上下一般粗的那种。杯子里有三分之二的饮料,不管是什么,一定是透明的。我一抬头,歪着脖子说了一句——呦~~~你丫怎么过来了?”

老蔡说哈哈你这个太装孙子太德行太事儿妈了。我说知道怎么更牛吗?我当时脚上居然穿得是一个趿拉板儿。
真的,当时真觉得挺牛X的,现在想起来,似乎有点“火云邪神”。

昨天,看到麦子的MSN名字,很简单的,普通意义上来讲很搞笑的一句话,忽然使我觉得以前关于所谓的成功的扯淡都很二,扯得从思路上从出发点来看,就已经很二了。自己也从这句话中感受到了一点点真正的生活的意味,这种向往其实一直也有,但没有这么形象,没有这么恰当,没有这么淡然。

麦子昨天MSN的名字是——目标:农妇、山泉、有点田。
好一个风景秀丽,好一个其乐融融,好一个世外桃源。

<< 梦想照进现实 / 拧巴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胡紫茶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